您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文化>> 魔法使(短篇小说)
魔法使(短篇小说)
发布日期:  2019-11-04 11:17:14 

窗外挂着一轮满月,月亮并不明亮,像一个被烟雾遮蔽的银盘,阴影像月宫里一座雾蒙蒙的亭子。月光慵懒地穿过窗纱,与桌子上的led台灯发出的微弱光线一起投射在男人的头上。另外,整个房间都很暗。欧阳钧俯卧在桌子上,头枕在双臂之间。笔记本电脑发出轻微的噪音,表明受屏幕保护的电脑没有关机。桌子上散落着各种各样的勾线笔,纸张成堆。

“丁咚·丁咚——”新闻提示打破了沉默,欧阳钧动了动头,伸手在桌子上摸索电话,勉强睁开眼睛。“草稿差不多,是不是?明天早上来俱乐部,我和总编辑有东西给你。”欧阳钧一激灵坐了起来,看了看桌子上的一叠图纸,盯着它们看了几秒钟,然后摊开到座位上,抬头看着天花板:这个梁编辑不是活人。明天给我打电话...你会吗...?不管怎样,应该来的人还是会来的。他用双手使劲擦了擦脸颊,摸了摸桌子角落里的一罐红牛,咽了下去。他专注地抱起勾线笔,熟练地勾勒出流畅的线条。房间里只听到墙上挂钟最小的滴答声。直到时针到达两点,欧阳钧终于画完了最后一幅画。他松了一口气,把笔扔在桌子上,疲倦地瘫倒在转椅上,变成了标准的“葛优麻痹”。随着键盘的点击,电脑屏幕闪烁着耀眼的光芒,论坛上的话题并没有停止:

"......你听说过一个传说吗?在一个人30岁生日的时候会有魔法?”

"房东故意昏厥是真的吗?"

“哈哈,这是个笑话。”

“事实上,这可能是真的吗?在我表哥的生日那天,他奇迹般地实现了一个他很久没有实现的愿望。”

"楼上讲你的故事。"

......

“靠,这些闲人真无聊,有时间就不睡觉。”欧阳钧苦涩地关掉电脑和台灯,在黑暗中随手脱下外套,倒在单人床上。“生日?顺便说一下,明天是我30岁生日。什么魔法造就的,胡说八道,李小然这个魔鬼主编让我倒霉也是有可能的。啊——”他打了个哈欠,鼾声如雷。

冬天清晨的阳光照亮了901房间。床头柜上的闹钟和手机反复互动地合唱后,欧阳钧终于从被子里伸出手,把两个咆哮的家伙烦死了。两个月的未洗床单和一夜的污浊空气散发出一股酸味,迫使他从被子里探出头来。“不,太晚了。太迟了!”欧阳钧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的小时,把被子晃到一边,只穿着背心和内裤,大叫着冲到厕所,慌慌张张地跑了一只拖鞋。

公寓外面,一个看起来15或6岁的女孩站在门口。一缕阳光透过过道的窗户照在她齐腰栗色的头发上。她已经站了很长时间,好像犹豫不决。"坏了,坏了!"门突然被拉开了。欧阳钧穿着一件深蓝色的外套,是一号的,拎着一个电脑包冲出了门。疾风实际上在女孩的胸前舞动着丝巾。欧阳钧冲到电梯门口,按下向下键,盯着不断变化的红色箭头。突然,他不由自主地回过头来,好像除了什么什么也没看见。他摇摇头,疑惑地走进电梯。

女孩看着他破旧的背,笑了笑,“今天是你30岁生日,所以我最好帮你照顾乔希修女。”女孩盯着门锁,只听到一声轻轻的“啪嗒”声。欧阳钧猛烈关上的门自动慢慢打开。看着屋子里的乱七八糟,她皱起眉头,厌恶地把手放在鼻子前:一个男人孤独的生活!如果乔希姐姐看到了,她会多难过啊!她走进卧室和书房,然后是厨房和卫生间,用一根薄薄的刻有图案的银条轻轻地围着——原本凌乱的房间瞬间变得干净清新。小女孩满意地笑了笑,从桌子上拿起被主人遗忘的厚厚的信封,轻轻一转,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欧阳钧气喘吁吁地冲进杂志大楼,打开大门,胸卡挂在胸前,跑到总编辑办公室,从口袋里拿出一大块面巾纸,用力擦了擦他油腻的头发。

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迟到了。”欧阳钧仔细看了看总编辑李小然的脸,向站在他旁边的编辑梁旋点点头。

“没事,还不算太晚。看你的兔子眼睛。我昨晚熬夜赶稿。”李小然笑眯眯地看着他。欧阳钧有点惊讶。过去,李小然像蜗牛一样暴跳如雷地责骂他,他心里感到不安。"啊-是的,昨晚有点晚了。"说着他打开电脑包,伸手去摸。突然,他的脸僵住了,伸手一次又一次摸索着,他的脸变得苍白,额头冒出细细的汗珠。

李小然翘起二郎腿,坐在转椅上,瞥了他一眼,看着他在书包里摸了一会儿,脸上带着清晰的表情,摆手表示欧阳钧不需要找它。梁旋向他打招呼,脸上略带歉意,示意他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。“不用找了,欧阳。事实上,我今天没有打电话给你敦促你交手稿,但还有别的事。”李小然缓缓说道,故意咳嗽了两声。欧阳钧变得越来越不安。埋在他心里的定时炸弹真的会爆炸吗?“那啥——欧阳,你负责连载这部漫画。嗯,你最好不要画它。”

“这个......这,为什么啊,总编辑,请再给我一次机会,毕竟,这部连续剧一直是我坚持的,”

“欧阳,你不是假的,前几篇短篇小说还不错,但你的绘画风格从未突破。过去几个月的销售数字令人沮丧。你应该知道读者对你的故事和绘画风格不满意。新漫画比排版更受欢迎。再说,你今天没有带这么重要的画来,是吗?”

“总编辑,梁主编——”欧阳钧看着对面的梁旋,梁旋脸上有些尴尬,毕竟起初他推荐,但总编辑说他无能为力。

欧阳钧悲伤地走出杂志,无精打采地坐在枯黄的梧桐树下。作为一名专业漫画家,他最终是这样的。六个月前,他是漫画最重要的创作者。这是动漫产业的现实。新手一个接一个出现。粉丝们的欣赏水平越来越高。他们不能在圈子里成名,很快就会被取代。他摇摇晃晃地走在人行道上,不小心撞上了几个路人,导致他们不满地盯着他,低声骂他疯了。他走上天桥,用栏杆看着繁华的城市:当他还是小学生的时候,他第一次看到漫画书。暑假期间,他没有出去和小胖一起玩,以模仿他们。他的母亲给他买了一本昂贵的漫画书作为生日礼物,他兴奋地拿着它,并拒绝放弃。当第一幅画在大学被征用时,我欢呼雀跃。作为一名专业漫画家,我熬夜来补上漫漫长夜。这是我漫画生涯中的抢劫吗?我真的没有潜力吗?乔希,你认为我没有希望了吗?他心里默默地喊着。

那个留着栗色长发的女孩默默地跟着他,脸上带着淡淡的悲伤。她轻轻地叹了口气,毫不犹豫地消失了。她周围的人都一样,因为人们根本看不见她。

中午十二点是大楼工作人员的午餐时间。杂志工作人员三三两两地走出办公室,不一会儿,三层的办公楼就空了。该杂志总编辑李小然走出总编辑办公室。小李秘书在他身后把门锁上了。在房间里,长着栗色和棕色头发的女孩飘了进来,把她厚厚的纸袋放在总编辑办公桌最显眼的位置,走到新一期信件堆放的办公桌前,仔细翻了翻,抬起手从一堆信件中挑出几封,指尖轻轻地动了动,信件就不见了。“好吧,我只能帮你赶到这里。我希望这是让你满意的第二份生日礼物。”

直到傍晚,冬天的夕阳被夜晚掩埋,不留一丝阴影,欧阳俊才拖着疲惫的双腿回到公寓,走进卧室,跑下单人床。房间里没有灯,外面繁忙的街道上的寂静变得越来越嘈杂。躺了很长时间后,欧阳钧一点也不困。他的胃发出“咕噜咕噜”的声音,表示抗议。他起身在厨房里摸索着煮方便面。乔希安装在屋顶上的有点俗气的花形吊灯亮了起来,欧阳钧一动不动地站着——整个房间不确定什么时候会变得干净整洁,散落在椅背和沙发上一周没洗的衣服不见了,昨晚餐桌上没有收拾的乱七八糟变成了几件摆放整齐的餐具,两个盘子上放着绿色蔬菜火腿和鸡蛋裹的米饭——这是他最喜欢的。他使劲摇摇头,睁大了眼睛,无法相信这一切魔法都是真的。

几封信显眼地放在茶几上。他小心翼翼地打开它们,仔细一字一句地读着。很长一段时间,他把信盖在脸上,默默地笑着,眼里含着泪水。文具散落在茶几上,上面写着喜欢他的读者的赞赏和鼓励的句子,还有一份他的漫画,那是非常不成熟的,应该是一个小女孩写的。

“滴滴当当——”铃声将他从惊讶的沉思中拉回。他摸了摸手机,编辑梁旋在电话那头喊道,“中午你又回到杂志社了吗?我看了你的草稿,但我不认为这个新的情节变化很好。从情节到绘画,都比前两部好得多。总编辑改变了主意,决定让你继续负责这部连续剧一段时间。以前...你也知道销售量是基准。明天赶快回俱乐部,但不要太晚……”

“老梁,虽然我不知道...啊-谢谢,谢谢!我明天不会迟到。”梁旋还在絮絮叨叨,欧阳钧已经听不见他在说什么,他失神地盯着手机,又看着桌子上没有信封,莫名其妙地笑道:他放下手机,在桌旁坐下来享受一顿已经有点凉的晚餐:这是馅饼从天而降的感觉吗?我的家人来了罗天女孩?不管怎样,今天的结果都很好。论坛上的讨论似乎很好。我30岁的生日真的被魔法感动了。“呵呵,他顺手拿起遥控器打开网络电视,迪斯尼动画里一个戴着金色面纱的女神正在挥舞魔杖。他下决心挖一口鸡蛋大米,满意地咀嚼着。

在屋顶的平台上,那个长着栗色长发的女孩躺在那里,头枕在手臂上,仰望着黑暗夜空中闪烁的寒星,自言自语道:“作为一个传说,我是一个非常尽责的天堂魔术师。乔希修女,我知道你非常想念他,我也想念我的父母。我宁愿你帮我保护我的父母,我也会帮你保护欧阳。隐藏起来太痛苦了,阴阳分离。我们都被一场意外送上了天堂,但我们很幸运能够用自己的灵魂默默保护我们所爱的人。不幸的是,欧阳俊和他的父母是怎么知道这些的?还有谁明天过生日,我该帮谁?”

女孩站起来伸了个懒腰,一动不动地站了一会儿,突然在黑暗中闪光,她浓密的瀑布般的头发像天使的翅膀一样在空中展开。她飞过901房间的窗户,看了看欧阳钧,后者低下了头,画了一幅画。他脸上带着欣慰的微笑,她像喷射的玉一样渐渐消失在广阔的天空中。

作者简介:秦丘,1970年出生,山东散文学会会员。长篇小说《岁月如歌》获得中国金融文学新作品二等奖。选集《那些黄色的记忆》由联合出版社正式出版。

欢迎下载“齐鲁一店”应用

提交邮箱:shirihe@foxmail.com

这篇文章的内容是由第一作者发表的,并不代表齐鲁的立场。

寻找记者、寻求报道、寻求帮助,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一店应用或搜索微信小程序一店智能站,全省600多名主流媒体记者正等着您在线报道!

188体育

Copyright 2003-2019 awkward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伍仁新闻 版权所有